九月与十月杂记

| | 0 | 总字数 1.5k | 期望阅读时间 4 min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哪来的心情,在一篇论文两个网课一篇演讲还处于尚未动工的状态的情况下写这篇杂记,顺带明天还有 quiz,我还没复习。后天还有体测,我也没个底。可能是因为有很多东西想要表达,也可能是因为实在太久没有正经更新过博客,总之就是,我又开始写作了。

如何完成从高三到大学的转变?

一个暑假的摸鱼也没有改变我心目中摸鱼的形象——不能摸!无论如何,不能把学习的时间拿来摸鱼!但是结果是很可怜的,我依然抱着罪恶感摸鱼。

我也曾做过一些“逆反”的尝试,比如安排一整个下午来锻炼,比如花一整天的时间打 gal,我以为多多练习就会没有罪恶感了,然而事实证明不是,罪恶感只会满地堆积,摸鱼还会导致我差点没赶上 ddl。

很可笑是吧?一个学生为什么会去学习摸鱼。可是高三已经确切地在我心里刻下了深深的烙印,我认为这样是不正确的。我认为我不应该认为一切时间都应该为我的未来服务。我认为… 我应该留出时间来干自己喜欢的事情。我认为…

好吧,我在学习 CTF 的时候会想,我的线代是不是还不够扎实?我的数分是不是还有一些题目没有复习?然而这样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我总会有题目没有复习,我也总会有知识还没有覆盖到,超过既定时间的复习大多都是无用功,然而我却在追求踏实感的路上越走越远,花费了大量的,原本应该去做自己喜欢的事的时间,或原本应该拿来放松摸鱼的时间。

然而高三就是这样,你除了学习和一些为了更好地学习的东西之外不应该花功夫,对于高考科目能力的追求是无止境的,因为竞争。高考是相对的竞争,你不变强你的竞争对手就会变强,于是你得变强,于是你就得花费大量时间去追求一个更高的高度,每一次考试都会告诉你你的高度,于是你就去追求一个更高的高度。

我错在把这种追求映射到了大学的科目上。摸鱼或许只是一个我的希望的代名词,我希望自己是一个会玩的人,我不能成为被文化课束缚的人。

这个问题尚未解决。

进了大学之后,曾经的朋友一个一个进入了算法竞赛圈。我得到这些信息之后的第一心情是,为什么我不会这样,为什么我没有想要这样,为什么我没有初升高时那样的,似乎比谁都要强烈的热情了?

我便陷入了怀念中,怀念自己曾拥有的,却早已失去的各种东西。

我的青春似乎是有限的柴火,在我走来的路上,我曾获得过度温暖的幸福,在我再次感到寒冷的时候,却一根也找不到了。

你这不是,常有的中年大叔对青春的怀念么?我觉得不是,我确实是处在一个满溢着青春氛围的地方。看到一楼的活动室里男女共处娱乐的场景,我似乎也有想过要加入他们,我似乎也很想再次在我最熟悉的算法竞赛的领域挥霍我的空余时间,似乎也有过想要找好看的女孩子要 QQ 的想法,也想要稍微打理打理变干净点。这都是我曾熟练的事情。

我甚至会怀念一年前每天抱着高深书籍研究的自己。我曾想要用广博的知识武装自己,读了好多书,学了好多东西,感觉自己快要变得真的好厉害。那时候我一次一次被人类的智慧所惊艳,然后一次一次立誓自己以后也要干出一番事业。所以我才下定决心来这里,只是为了搞研究,做出一番“有意义”的东西。我曾为我这种思维感到骄傲。

但是现在我做不到了。

如果我不能做到棱角分明,就会留下空洞,所以我才不希望被磨平。

所以我才尝试去学生会做设计,想要留下一些突出的东西。但是似乎不行,第一次合作的体验真的很差,那时我也在考虑将大量精力投入 CTF,所以我在面试上说,“抱歉,我是来弃权的。”

可笑的是,我似乎并没有把大量精力投入 CTF,我对 CTF 的兴趣是断断续续的,或许今天有心情,我喜欢上 CTF 了,我就学一晚上,被比赛打击到了,于是我就很长一段时间不学。我深知这样是搞不出结果的。

于是我才回归到自己的茧中。

我懒得尝试新东西,于是尝试在文化课中寻求慰藉。但是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所以我选择学习“摸鱼”。我喜欢那样那样的自己,于是我尝试通过行动在现在的自己中寻找过去的影子。

这时候肯定会有人劝我,你要走出自己的茧啊,你要去尝试挑战新事物!

我想,但是我懒啊。

九月十月并不是很顺利的两个月,我做不到在这篇杂记的结尾来一个苏东坡式上扬。

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