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19

| 0 | 总字数 1.9k | 期望阅读时间 6 min
  1. 1. Welcome to 19
    1. 1.1. Snapshot
    2. 1.2. Prebuild

Welcome to 19

刚才准备明天的考试去了,完全忘记了要写生日文这回事。这是我第一次得以在五月六日写生日文。因为每次生日都会碰上半期考试,大型考试的前一天必然在学校里,所以我也无一例外地没有机会准时发布这篇文章。本没有注意到这件事,但这回真的真的,是我第一次准时写这鬼玩意儿。

依然,按照惯例,思考一下 19 代表着什么。可思来想去,发现 19 并没有代表着什么。17 代表青春,18 代表成人,20 似乎也因为 10 的倍数沾了点光。唯独 19,尽管来说都是一年,却并不能引发我的思考。

不过话说回来,作为 19 岁的主体,我的大二,应是我作为大学生开始加速的一年。大一并不能做到什么,初来乍到,东西碰壁,好不容易摸索出一两个方向,却因自身实力并不无法得以实践。方向日渐明晰的同时,却对自己当下的弱小感到唾弃。我固然明白,不该在大一急于追求这么多东西,甚至大二大三,都不一定能做出个什么来。大二作为一整年,自然有充足的时间供我支配,也算是一种宽慰吧。

Snapshot

18 岁的我到底干了什么,我大多都在博客里有所表现,但是唯独心境的变化我越来越疲于记录。我获得了技术力,却丢掉了那份(自我评价的)淡淡的诗人的气息。

第一个,是生活的浪漫在时间紧促下不断被压缩的问题。我只能获得一些碎片化的浪漫加以碎片化的时间,再也没有动力随意抽出一个小时在校园里漫步,也无心情静下心来读一本书(上大学之后,除了轻小说,一本课外的都没有读!)。

很显然,这是不对的,我也清楚。但是自我提升的紧迫感不断逼迫我成为一个标准的”工程师“,而非一个诗人般的代码艺术家。我学会了越来越多的东西——在不少人眼里,这已经算优秀了吧。可惜无论在什么评价语境下,成为一个工具箱绝非一个良好的目的地。

虽说迷惘是走向前方的充分必要条件,我还是在迷惘的过程中失去了自己所欣赏的太多东西,仿佛我无法同时装下诗人与技术宅两个身份,他们会打架,进而将另一者踢出我的身体。

第二个,是所谓”现充”的缺乏。当然,定义现充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很显然,如果将对象的范围扩大,现充 ≠ 幸福。事实是,作为上大学快一年了半个女生都没认识的寡王(室友评价),从来不参加任何团建,一到放假就宅在寝室里打游戏写代码,偶尔到食堂出差这些事,其实还是困扰我不少。

这可能是我遇到的最好气又好笑的矛盾,我依然羡慕每天都能出门四处逛的人,也羡慕一上大学就能找到女朋友的现充,但是我又讨厌这种生活态度,并非我做不到,我看起来也不像一个社恐的样子,只是不愿意,懒得去,因为一个很简单的理由:那种生活更幸福我选择哪种。

勾搭优秀的男生比勾搭女生快乐,那我就勾搭一堆。写代码和打游戏比出门游玩快乐,那我就写代码和打游戏。有些时候摸鱼比写代码快乐,那我就摸鱼!这就是现在的生活状态,简单概括为快乐导向型。但是,它依然是不对的。

那,找女朋友这种事,就缓缓吧(小声)

第三点,是发送者与接收者的问题。我曾有很长一段时间,什么事情都想帮忙,无论别人遇到什么问题,我总会抽出很长一段时间来帮忙解决而不叫一声麻烦。18 岁之后,而因为前两者的原因,去年我至少骂走了向我求助的四个人。

我思考了很久这件事,为何我变得再也不愿意帮忙了?答案也很简单,我舍不得我的时间。用于自我提升的时间变得弥足珍贵,而耽误(v.)别人的时间变得理所当然。多么不要脸的一种态度。我希望自己能做一个接收者和发送者,至少至少,不能忘记那些曾经赋予我改变,耽误了他们时间的人。再者,至少得帮助真正想要获得帮助,并且态度正确的人。哪怕对象无法相同,最终也能给予自己一份自私的安慰罢。

第四点。厚积薄发(?)是否真的正确吗。我最大的”个性“体现在瞧不起基本所有取巧的手段,崇尚实力至上实力说话,于是我选择积累我的实力。我大概也知道,这将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且这个过程中我只有自己可以宽慰自己肯定自己,没人会意识到我的实力到达了什么层次,也没有奖状会给予我肯定。可能会很寂寞吧,也可能会很枯燥吧,也可能会被瞧不起,但是至少,这时候的我还基本相信着,这种天真是正确的,这份天真可能是我的曾经给我留下的最大的礼物。

Prebuild

也已提到,作为关键的过度的一年,专业课是必不能落下的。在已经入门(自封)了图形学和操作系统的情况下,下一年我需要重新走一遍部分的基础知识,以便在之后的 HPC 比赛上能至少帮到点什么。

但是,技术与素质本就无法等价,技术提升的同时,素质的提升也不能落下。于自己,如何过得更加幸福与诗意。于他人,如何为他人做到点什么。于国于天下,如何终究留下点什么。这些都是亟待思考的与时间的问题。这就涉及时间分配的问题,我对时间的态度需要在下一年里放宽,不能将所有时间都注入到技术上,我需要 build 更加正确的态度来让我更加正确地分配时间。

上文我有意无意混淆了快乐与幸福,接下来的一年里,我至少得拥有一份区分快乐与幸福的固执。快乐或许能带来短暂的幸福,但是对我来说,许多快乐终究是过于短浅的,甚至自己都意识不到。将区分快乐与幸福形成一种固执后,才能真正影响到自己的生活。当然,于我,幸福的定义是如何的,就懒得赘述了x

嘛,作为一个新的开始,感谢各位,也感谢自己,共勉。

krr.

2021/05/06

行文略草,可能存在一些问题与表达不完善之处。应该还会修改